当前位置:首页 >> 
←点击获取验证码
屏南榕屏化工厂污染案二审开庭,法院调解尚无结果
发布作者: 钟馨轩    发布时间:2005-9-5    浏览次数:3022次   信息来源:

2005年8月18日上午,福建省屏南县张长建等1721人诉福建屏南榕屏化工有限公司污染损害赔偿案上诉审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主任,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灿发教授和福建省晨信律师事务所林鼎斌律师作为张长建等1721人的代理律师出庭。中华环保联合会对该案也十分关注,派员旁听了该案的审理。《法制日报》、《经济日报》等新闻媒体派记者旁听了庭审,并进行了现场采访。
    张长建等1721人因福建屏南榕屏化工有限公司污染问题与2002年12月向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花了十几万元的鉴定费和诉讼费的情况以后,经过两年半的时间,才于2005年5月得到一审判决。其判决结果,只赔偿诉讼请求1300多万元中的24万多元。张长建等不服,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同时,一审被告福建屏南榕屏化工有限公司亦不服,也提出上诉。在法庭上,双方均为上诉人和被上诉人,针对一审判决的问题,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法庭调查和辩论结束以后,审判长征求双方意见,是否同意调解解决。双方均表示同意调解。下午,审判长组织双方调解,最后,张长建等让步到可以接受500万元赔偿,但一审被告方只同意给68万元赔偿,也就是将一审法院认定的68万元的损失,不再扣除43万多元由乡政府、村委会领取的补偿。在赔偿额问题上,当天未达成一致。法院表示将进一步做工作,争取该案能调解解决。当事人双方也没有关闭调解之门。
该案是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支持的案件中持续较久、花费最大的一起诉讼。通过国内外媒体的大量报道,案件的审理已经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中心通过环境维权诉讼提高公众的环境意识、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的目标。
    在案件审理以后,王灿发教授又根据福建省福鼎市白琳镇污染受害者的投诉,于19日到福鼎市白琳镇进行关于玄武石材生产排放的废水造成万亩滩涂污染、无法进行海产养殖、每年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亿元的现场调查。


二审代理词:



福建省屏南县张长建等1721人诉福建省屏南榕屏化工有限公司案



二 审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和福建省晨信律师事务所接受张长建等1721位上诉人的委托,分别指派我和林鼎斌律师为张长建等1721人诉福建省屏南榕屏化工有限公司环境污染纠纷案上诉审的代理人,同时也受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中心的支持,对该案上诉人张长建等提供法律帮助。我们两位作为一审原告的代理律师,近三年来经历了整个的诉讼过程,熟悉整个案情,对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的得失利弊也有一个清楚的了解。应该说,一审法院在原告人主体资格、诉讼时效和因果关系的认定上、举证责任的分配上、达标排放并非不能造成损害的判断上、不能单纯以是否出示山林权证来确定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的事实认定上,确实是符合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的,也是实事求是的。我们为福建省的法官能够这样熟练地掌握和运用我国法律关于环境诉讼的特别规定以及环境保护法的特殊要求而感到由衷地高兴。
    然而,我们也不得不非常遗憾地指出,可能出于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原因,一审法院的判决在一些关键事实的认定上却出现了致命的错误,并进而导致了最后不公正的判决结果。



一、一审法院以一个无任何证据效力的个人报告为根据认定污染损害的范围,导致赔偿金额的极端不公正



    本案污染损害的范围和大小是诉讼中一个特别关键的焦点问题。为保证这一问题的解决,原告曾申请由在这方面最权威的农业部农业环境监测总站作为鉴定单位进行鉴定,但由于一审被告毫无道理的反对而无法进行。进而约定,鉴定单位人员既不能在北京找,也不能由福建的单位做。两年以后,主审法官抛开法院主管鉴定的部门,自己联系到江西省的一个会计师事务所,在收了一审原告预交的10万元鉴定费后,做了一个无确定结论的"鉴定报告"。在参与鉴定的人员中,主要又是在福建临时聘请的福建人,这一点,在一审庭审证据质证时得到了确认。由于会计师事务所无法确定污染受害面积,一审的主审法官又利用原告们知识欠缺的弱点,诱骗一审原告代表人同意让宁德市林业局测量污染损害面积。但实际上,只是让一个高级工程师唐青山站在山顶上"用肉眼"看了一下,就确定了受损林分的面积为"第一类为43.65亩、第二类类为31.45亩、第三类为29.85亩",总共只有104.95亩(实际上原告主张的受害面积是3778.6亩)。在一审判决书中又把这种用肉眼测量变成了专家"鉴定"。实际上,当时一审原告同意让宁德市林业局高级工程师唐青山所做的,只是对原告认为受害的山场进行面积测量,并没有任何鉴定的内容。但法院的主审法官在拿到这一深受一审被告认可的报告后,如获至宝。并以此为根据作出了对原告请求的10331440元赔偿只赔249763元的判决。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一审法院据以决定该案命运的唐青山所作的这一报告,它是一份没有任何证据效力的文书。
     按照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据有7种:书证、物证、视听资料、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鉴定结论、勘验笔录。唐青山的报告显然不是物证、视听资料、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和勘验笔录。那么是书证吗?书证应是在案件事实形成过程中产生的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文书,而唐青山的报告仅仅是在诉讼过程中形成的一个个人报告,显然不能属于书证。那么是鉴定结论吗?进行某一种鉴定,是需要某一方面的专业技能和资格的,而且这种资格还必须由法定机构授予。唐高工作为一个林业工程师有谁授予了他鉴定某一片森林受否受污染损害的资格吗?显然谁都没授予他这种资格。那么他的报告显然也不能是鉴定结论。但一审法院却将这一所谓报告当作了鉴定报告加以运用,真是荒唐至极。然而,更为荒唐的是,唐高工所看到的受污染的范围,是距排放污染物的工厂600米左右的一小片林地。好像化工厂排放的废气像一棵炸弹一下投到那里,爆炸后造成了损害。工厂下风向的其它近的地方、远的地方,污染的废气都不会达到。这是不符合大气污染物扩散规律的,因而也是十分荒唐的。
    由此可知,一审法院让唐青山出具一个基本上不让一审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报告,并以该无任何证据和法律效力的报告作为确定赔偿额的根据,完全是适应了当地政府袒护污染企业的需要,是蓄意作出的一种不公正的安排。据此作出的判决当然应当被撤销。



二、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于2001~2002年向原告支付了40多万元补偿是错误的



    在一审判决中,法院为了让一审被告尽量少赔或者不赔污染损失,不惜前后自相矛盾和篡改证据内容,将被告提供的第57号证据中屏南县财政局分别于2001年11月拨给古峰财政所9万多元的二00一年度农业税灾情减免款和2002年2月拨给屏城乡财政所19万多元的二00一年度农业税灾情减免款,错误地认定为给受害人的"赔偿"款,并在可怜的被确认的68万元损失中又扣去了这43万多元。如果说,这43万多元是赔偿给受害者的款项,法院最起码要让有关的利害关系人屏城乡政府和溪坪村委会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因为这涉及到其巨大的经济利益,但一审法院却没让他们参加诉讼,就认定屏城乡政府和溪坪村委会得到的43万多元是一审原告的赔偿款,显然是违反诉讼法的规定的。
    其次,屏城乡政府作为一级政府机构,并非是因污染损害而形成的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的主体。即使被告向乡政府支付了一些费用,也不能就被认定为是被告已经向原告进行了赔偿。这就如同,一位还贷人,将欠款错误地送给了债权人的一个无赖邻居,而没有从债权人手里索回欠条,责任应当由谁承担?当然应当由还贷人自己承担,怎么能让债权人从无赖邻居手里索款呢?本案中作为村民的原告,当然只能直接向作为侵权人的被告要求其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让村民向村委会、乡政府要求支付赔偿款,可以说是缺乏最起码的民事法律常识。



三、一审法院判决中关于要求被告停止侵害、处置工业废渣的判决是一张空头支票
    一审判决判令"被告应在屏南县政府批准的废渣堆放场建立后或被告与福大废渣无害处理成果投入生产后或环保部门允许的其他处理方法确定之日起六个月内清除厂内工业废渣和后山工业废渣"。被告在2002年提交的证据资料里就向法院表示已经在进行含六价铬工业废渣的无害处理研究,时至今日,被告还未能完成该项研究。无论是废渣堆放场的建立、研究成果的产业化或其他方法都具有不确定性,法院不应将这种不确定性的不利后果判由作为污染受害者的原告承担,不应任由被告拖延处理剧毒工业废渣的时间。而应当给一审被告一个确定的时间期限,要求被告停止污染侵害,消除污染危害,处置其倾倒的的危险废物。



    本案作为一起由一千多人参与起诉的环境污染纠纷案件,从2003年1月正式起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零八个月了。作为一群山沟里的农民,能够将这起诉讼坚持这么久,是多么不容易呀?我作为北京的一名律师和大学教授,之所以关注这起远离几千里之外的环境案件,不是因为我从这起案件中能得到什么好处,而是因为我看到我们国家的一片片青山在那些贪婪的逐利者的破坏下正在变成荒山秃岭,一条条清澈的河流正在变成鱼虾绝迹的臭水沟。作为一个没有丧失理智的中国人,就不能不尽己所能去帮助那些愿意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其环境权利,进而保护我们赖以生存家园的弱势群体。如果这些人能在法院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使维权者得到法律的支持,使污染破坏环境者付出一定的代价,进而不再那么肆无忌惮地污染和破坏环境,我想,这不仅仅是正义得到伸张,邪恶得到遏制,法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实现,而且也将使我们每一个人及其子孙后代从中受益。
    因此,鉴于一审法院的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责任确定明显不公正,请求二审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撤销(2003)宁民初字第1号判决,并作出一个公正的判决。



谢谢审判长!



                       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   王灿发
                       福建省晨信律师事务所   林鼎斌



                                2005年8月18日



     







    



(fjcupl)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