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点击获取验证码
民间抗霾
发布作者: 南都记者 冯军    发布时间:2014-3-10    浏览次数:2845次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每年冬春之际,如期而至的灰霾成了困扰亿万中国人的公敌

3315时,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作大会报告时称,将切实加强以雾霾治理为重点的大气污染防治。此时,人民大会堂外的空气质量指数(A Q I)达到350左右,属于严重污染程度。两天后开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反复强调了政府治霾的决心。

官方表态的同时,很多民间环保人士和环保组织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抗霾

几天前,整个华北地区经历了持续一周的严重雾霾,不少市民面对300多的A Q I似乎已经麻木,毕竟爆表的情况经常出现。石家庄市新华区的李贵欣却做出了不同的举动,220,他拿着一份行政诉状到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申请立案。

李贵欣起诉的是石家庄市环境保护局,要求后者依法履行治理大气污染的职责,并就大气污染对其造成的损失提出1万元的经济赔偿,被环保人士称为首例因雾霾起诉政府部门的案件

去年进入12月份,石家庄的雾霾就开始严重,那段时间我老咳嗽,买了防霾口罩,还专门买了台空气净化器和一台跑步机。李贵欣甚至动员家人到更宜居的地方去生活,但家里人都不同意。他说状告环保局是无奈之举,自己也经过了近三个月的酝酿。

起诉前,李贵欣从网上搜集了大量的资料,认真查阅了石家庄市环保局网站公布的数字,并根据数字统计出2013年石家庄的平均污染指数为247,属于重度污染的数值范围。

如果当地环保部门监管到位,企业都遵守法律,按标准排放,空气质量怎么会恶化到这种程度?当地环保部门难道没有责任?李贵欣说,污染企业为数众多,难以确认责任主体,只好起诉其监管部门环保局。

在诉讼状中,他提出三点诉讼请求:一、请求被告依法履行治理大气污染的职责;二、承担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0元;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立案并不顺利。219日上午,李贵欣先后到河北省高院、石家庄市中院立案大厅,均未被受理。209时许,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接收了他的诉讼材料。

很多人抱怨雾霾对身体造成的危害,抱怨环保部门在履行职责上不积极,但从来还没有一个人说我要通过法律的手段,去让环保部门履行职责。戴仁辉律师是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工作人员,他和李贵欣签署了一个协议,为李提供法律援助。

33下午,本报记者致电裕华区法院,接线人员表示,法院没有立案。至此,全国首例因雾霾起诉行政部门的案件胎死腹中。李贵欣也迫于各方压力,与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的吴玉芬律师解除了代理协议。

《行政诉讼法》第42条规定:人民法院接到起诉状,经审查,应当在七日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戴仁辉律师说,他们还未拿到法院不受理的裁定书,不排除上诉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可能。

巧合的是,228,石家庄市环保局局长张炬被免职。而在此之前的225,石家庄市环保局也作出了回应,称该市与去年同期相比空气质量明显改善,力争今年内空气质量有大的改善,在全国的排位位次前移。

据石家庄市环保局介绍,2013年,该局对市区及周边9家大气重点企业实行24小时驻厂监管,实时监控企业限煤量、限煤质、限排放的落实情况和污染物稳定达标排放情况。并对全市48家烟气排放企业安装烟气连续自动监测设备161台套,实时监控污染物排放情况。

二对于李贵欣提起的诉讼,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主任、河北省环保厅法律顾问马倍战认为价值巨大,该诉讼以环保机关为被告,为找不到致害者的环境侵权索赔探索出了新的途径,另外也给环境管理者敲响了警钟,当其管理的环境对居民造成损害时,要承担赔偿责任。

但在中国公益诉讼网主编李刚律师看来,这个诉讼设计不太到位,法院在技术上就能把它处理掉。他说,李贵欣提起的是行政诉讼,要求赔偿的话也是国家赔偿,而不是在行政诉讼中又夹着要求环保局赔偿经济损失1万元的民事诉讼。

政府机关不是污染的直接制造者,赔偿损失的因果关系建立不起来。李刚认为,应该把赔偿主体定在各地已经关停的一些重污染企业,因为它们可以明确是污染的制造者。

就在华北地区的人们对雾霾越来越抱怨时,一向山清水秀的湖南长沙也在春节前持续了一周的雾霾天气,A Q I达到了150以上。除夕晚上,长沙城四处响起烟花鞭炮声,A Q I飙升到700多。

长沙市政府曾呼吁民众减少烟花鞭炮的燃放,但当地的民间环保人士却发现,市政府在橘子洲定期举办橘子洲焰火节130(除夕晚上)的焰火晚会主题是福马迎春,烟花耀星城,燃放时间长达20分钟。韶山的环保人士也发现,除夕当晚,韶山毛主席铜像广场前可谓鞭炮轰鸣、烛光遍地、香火旺盛

一边号召老百姓减少燃放烟花爆竹,但政府自己却大规模的燃放,实在是有点滑稽。环保人士山鹰加错说,注意到这个问题后,他和其他几个环保人士在新年上班第一天就聚在一起讨论,最后成立了一个湖南抗霾行动组

行动组成立后,第一个事情就是倡导无烟元宵,呼吁各地政府取消元宵节的焰火晚会。株洲市的醴陵市是中国花炮之乡,当地政府响应了呼吁,取消了元宵焰火晚会。但是元宵节晚上,长沙市的橘子洲如期上演了主题为元宵焰舞的焰火晚会,燃放时间是20分钟。

对于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督是我们今后的一个方向,过往可以不究,但不能依然置若罔闻、不闻不问、有法不依。山鹰加错说,抗霾行动组还发起了空气污染随手拍活动,监督企业排放,同时督促政府行使监督职能。此外,他们举办每周少开一天车”“雾霾防治论坛活动,号召更多市民认识雾霾、积极参与到抗霾行动中。

大家都认识到了雾霾的伤害,就要行动起来,形成一种舆论压力,倒逼政府去履行监管职责。赵亮是自然大学的学员、天津绿领的创始人。225,他也在微博上发布了《呼吁政府给公众发放雾霾补贴的公开信(联署)》,第一天就有近百人联署。

在公开信中,赵亮呼吁北京市政府以空气污染等级超标情况,实行空气环境污染补贴对特殊岗位工作人员、特殊群体发放特殊补贴。此前,武汉市政协委员侯立新也提出对交警、环卫工人以及建筑工人等需要经常在户外活动或劳动的群体纳入雾霾补贴范畴。侯立新认为,因雾霾而诱发的呼吸道疾病、哮喘、气管炎、肺炎等患者越来越多;而这些疾病一般很难被纳入职业病的范畴,得到专项救济和补助,因此设立雾霾补贴也就显得很有必要。

公开信发出不多久,赵亮就接到了北京市环保局工作人员的沟通电话,说这个公开信不宜发布我发出公开信的根本出发点在于唤起公众对雾霾补贴的关注和参与,汇集公众智慧,协同政府治理雾霾。当天晚上,赵亮还是删除了微博,自然大学也将联署公开信从网站上撤了下来。

不过,中国公益诉讼网主编李刚认为,发放雾霾补贴很不靠谱,缺乏法理基础。他说:政府的每一项财政支出都是有法律依据的,你首先得解决补贴的依据在哪里?政府的钱不就是纳税人的钱吗?补贴还不是转移到自己身上?

老百姓对雾霾是跳脚骂娘,但如果要收资源税,加税治理雾霾,又会反对。32,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一个发布会上接受本报记者提问时也说,发放雾霾补贴不具有可行性。他回答:难道政府就应该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吗?这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责任吗?每一家排污企业,每一个开私家车的人都有责任啊。这个责任没办法去划分。

李刚说,美国曾经有一个针对烟草业的案例。一个人吸了多年香烟后,得了癌症,起诉烟草公司,最后法院判定几个烟草公司按照市场份额划分赔偿比例。他认为,针对雾霾的赔偿诉讼,可以参考上述案例,由法官自由裁量治理雾霾所需的资金,然后按污染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来确定赔偿比例。

228,自然大学发起人冯永锋发微博,称寻找雾霾受害者,分头状告环保局。冯永锋透露,已经有数个律师组成了空气污染律师团,打算在全国范围内提起环保公益诉讼,以引起社会各界探讨雾霾责任划分。

版权所有: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
技术支持:鼎新联创 京ICP备07504923号